「七里響陣」是內門鄉特有的文陣,早期在南部鄉野或許也有此類型(表演型態)的樂陣;然而現在卻只有內門鄉才可以看到 。 「七里響」也是內門鄉特有的名詞,當地有人認為樂團有七種樂器演奏出七種聲音,故稱為「七響」;又有人認為,早期鄉間較為恬靜,樂團演奏唱曲,遠在七里之外都可以聽到,故謂「七里響」;不過這兩說似有訛傳,從他們的表演形態看來,似應為俗稱的「拍七響」 ,即兩個生角「公」共同愛一個旦角「婆」 ,而「公」表演時有拍七響的動作,一為兩手合拍(一響) ,二為拍左、右手肘(二響) ,三為拍左、右胸(二響) ,四為拍左、右膝蓋(二響) ,合計為七響故稱為拍七響,因此而諧音為「七里響陣」 ,後一說似較為合理。
「七里響」的音樂也是管絃樂,有笛、二絃、椰胡、月琴,引磬、澎筒(漁鼓)及雀仔(拍板) 。表演唱曲更為通俗化,並以三人分別扮演生、旦、丑三種角色,並表演「打七響」 、十多位樂師邊彈邊唱,另外還有十多位合唱的歌者。
七里響的唱曲非常豐富,內容悉為傳統戲曲的濃縮,如描述才子佳人「陳三五娘」的故事、「十八相送」是梁山伯、祝英台的故事。
這些唱曲故事內容與「拍七響」 ,並無多大關聯,格調亦較為優雅,應屬民間小戲的一種,唱曲最早可能是用來敘述各種通俗小說的故事,農業社會莊稼人家,農閒之餘彈唱自娛,遇有節慶神明誕辰,也在廟會表演用為酬神娛人,由於內門鄉尚保持傳統農業社會習俗,故而能使這些具有兩、三百年歷史民間藝陣的「原音」 ,留傳下來彌足珍貴。
本區的「七里響陣」有四陣:烏山頭七里響陣、州界七里響陣、虎頭山七里響陣、望竂七里響陣。


烏山頭七里響陣(七響陣)創設於日大正15年(1926),組陣目的在於參加「羅漢門迎佛祖」,由烏山頭、五間兩地信眾所合組;初聘下寮「林三」(人稱「公子三仔」)指導,其後世代相傳,已有9代紀錄,自第6代起始加入女性擔任前場演員,之前則清一色皆為男性。

演出時可分為前後場,總計約有20人,前場角色「二公一婆」(二生一旦),穿著古裝戲服,表演兩男爭一女打情罵俏的三角戀劇情。後場樂師彈奏絲竹樂器,歌謠多為「四句聯仔」,有〈行路譜〉、〈十八相送〉、〈陳三五娘〉、〈十二生肖〉、〈手巾歌〉、〈圓滿拜謝曲尾〉等等。庄紳盧進興(1955-)編有《七響風華—烏山頭七響陣全集》專書(2003年出版),對此陣9代傳承及表演內容皆有論述。

烏山頭屬於臺南市龍崎區,與內門州界緊鄰,雖早就參加「羅漢門迎佛祖」,但直至1999年起始獨立在庄廟清泉寺設「敬」及「做敬」。清泉寺主祀清水祖師、媽祖、關帝聖君等神,2014年農曆元月 12日舉行入廟安座大典時,來自內門、旗山、阿蓮、田寮、關廟、龍崎、南化等地交陪庄廟陣頭約33陣齊聚共襄盛舉,蔚為一大盛事。



茄苳仔過渡仔陣烏山頭七里響陣前後場皆精采,前場「二公一婆」穿著古裝戲服,表演打情罵俏的三角戀劇情。

「州界七里響陣」亦創設於日大正 15年(1926),也是為參加「羅漢門迎佛祖」而組陣,由州界及尪仔上天等兩地庄民所合組,初聘埔尾陳榜(外號「音仔」)來教授,再由楊進添及林波傳授舞弄七里響的腳步,已傳承9代,現今成員約有20餘人,小的10幾歲,老的80多歲,算係四代同陣。


州界尪仔上天七里響陣
州界尪仔上天七里響陣
「州界尪仔上天七里響陣」四代同陣,前後場皆佳,後場陳忠誠的「二胡組」為其所發明。

表演時,分前棚、後棚,前棚有:頭旗有2人、公1人、婆1人、生1人、淨香籃1人等。公、生、婆均為女生所扮演,公要肩擔蓬管,進香籃則由館主負責,同時需負責敲鐘仔。後棚樂器則有槓弦、絲弦、月琴、蓬管等等,最吸睛的是陳忠誠的「二胡組」,綜合多種樂器於一體,全係其DIY。

圖左肩擔蓬管者為「公」的角色「州界尪仔上天七里響陣」公、生、婆均為女生所扮演,圖左肩擔蓬管者為「公」的角色。

「七里響陣」亦稱「七響仔」、「七響曲」、「拍(打)七響」等等。虎頭山七里響陣創設於清末或日治初期(19世紀晚期),由虎頭山及周邊茄苳崙、衙門口的鄭氏家族所組成,組陣目的在於參加佛祖遶境。演出時,前後場總計20多人,焦點在於前場「兩生一旦」3人,兩生的角色都是女生穿著男裝反串,其中一人肩挑竹管與草袋,表演兩男為一女而爭風吃醋的情節為主;可唱的曲目有〈手巾歌〉、〈食茶歌〉、〈檳榔歌〉、〈韭菜歌〉、〈水牛歌〉、〈荇菜歌〉、〈二支佛旗〉等等,歌詞內容都頗有趣,多帶有祈求平安之意。後場樂器則有月琴、二胡、大廣弦、殼仔弦、橫笛等等。

虎頭山七里響表演
虎頭山七里響表演
虎頭山七里響表演分前後場,焦點在於前場「兩生一旦」3人,兩生角色都是女生反串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