璇璣玉衡七星飛降
內門紫竹寺的興建,肇基於佛祖飛爐擇地之「蓮花穴」,與這個傳奇神跡同為內門耆宿膾炙人口的故事是「七星塔傳奇」。
「七星塔」位於觀亭村北部菜公坑溪右岸的平原,由於最早有七堆土墩呈「北斗七星」的形狀,散佈在平原上,台語平原之地形亦稱為「洋」所以舊地名稱為「七星洋」。地方耆宿相傳,說是在古早的一個夜晚,夜空中有七顆流星飛降在內門觀音亭聚落一帶,散落在方圓二、三平方公里的原野上,排列形狀宛如「北斗七星」的七個土墩,這神蹟地自古就稱為「七星墜地」。
「北斗七星」是古人夜晚發現在北方的天空中,有排列成「斗形」的七顆明亮的星星。這個「斗形」並非現代人量米用圓筒形的斗,而是古代有柄的酌酒器具,形體像瓢、杓之狀;亦即《詩.大雅.行韋》所云:「酌以大斗」,注釋的《疏》說「大斗,長三尺,謂其柄也,蓋從大器挹之於樽用此勺耳。」古人運用了豐富想像力,把這七顆星用假想的線連接起來,就像一個「酒斗」的形狀,因在北的方位,故稱為「北斗」。
這七顆星古人分別命名為:天樞、天璇、天璣、天權,這四顆組成方形,就像 「斗」稱為 「斗魁」也稱為 「旋璣」;另三顆星是玉衡、開陽、搖光,組成 「斗柄」狀稱為 「斗杓」也稱為「玉衡」。《書.舜典》:「在璇璣玉衡,以齊七政。」意思是說天璇、天璣與玉衡三顆星,製成測量天文的器具,也是在形「北斗七星」。
北斗七星在西方學理上屬於「大熊座」,可以用來辨識方向、確定季節。自天樞、天璇直線再往北探索。可以看到北極星,它是北方的標誌,因而天樞、天璇兩顆星又叫做「指極星」。北斗七星在不同季節、夜晚的不同時間,出現在天空不同的方位,看起來好像是環繞著北極星轉動。古人就在初昏的時間,依斗柄所指的方向來確定季節,斗柄指向東邊為春天、指向南邊是夏天、指向西邊是秋天、指向北邊是冬天。
由於北斗七星自古以來即是普受重視的星象,而內門鄉這七個土墩,並非人力加工純粹自然形成,在鄉人心目中叉充滿傳奇性,故而鄉人均抱著崇敬之心;又因有紫竹寺「佛祖飛爐」的故事,而這七星的「杓柄」之首端處即為紫竹寺廟址,鄉人咸認為係紫竹寺觀音佛祖之龍穴,一直都沒人敢去動它。
不料到了日據時期,七星洋的上地所有權為臺南製糖株式會社所有,會社所屬旗尾製糖所(旗山糖廠前身),在此廣植甘蔗,故舊地名又被稱為「蔗園頭」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日籍所長為了整地,就想要剷平這七個土墩,命令農務課招雇工人來處理,本地村民都不敢冒犯七座土墩,所以內門沒有人去應徵,招雇不到工人,工頭就跑到臺南縣南化鄉一帶招來一批工人。
動工當天,工人攜帶鋤頭番箕前來工地;不料頭一個揮動鋤頭的工人慘叫一聲即倒地血流如注,原來他揮鋤動土卻鋤到自己的腳,大家急忙扶他去就醫,附近村人跑過來問發生何事?一說才知道緣由,一時間議論紛紛,這些工人就再不敢冒犯莽撞動工,並且各自回家去了。工頭祇好將實情報給所裡的上司知道,沒想到不信邪的日籍所長,卻調用了一批「火犁」(舊式的動力耕耘機)來處理。
火犁開到現場,拉直鋼索拖深耕犁不到半分鐘,直徑5公分粗的鋼索竟然斷成兩截,而且屢接屢斷,督陣的日籍所長卻下令說:「接好再做」。正當技工們忙著接鋼索時,所裏的人跑來跟日籍所長說:所長的小孩發高燒不退,緊急送往高雄的大醫院求診,家人要所長趕回去處理。
日籍所長即刻趕往高雄探視孩子,在旗山火車(台糖五分仔車)站等車時與人談起此事,在場的副站長游國治先生 (內門鄉觀音亭人)告訴所長說:「最好別惹神明生氣……。」日籍所長若有所悟說:「如果神真的那麼靈驗,能保佑我孩子平安的話,我絕對不動那幾座土墩。」說罷立刻搖電話叫工人停工,自己趕往高雄看小孩。等他趕到醫院時,先前不省人事的小孩,已經好端端的沒事了,高燒也退了。小孩向父親說:有一位個子很高大的人,一直壓在他身上很痛苦喔……。
後來日籍所長,不但履行他的諾言,沒動那幾塊土,還敬獻一個銅製大香爐及籤筒一套在紫竹寺內。事情傳開後,遠自全省各地前來朝拜的香客,絡繹不絕。
民國49年地方仕紳為了紀念這個傳奇的神蹟,亦為紫竹寺觀音佛祖的龍脈所經之處,此時又逢居民紛紛興建街屋之際,為防破壞,就捐款給紫竹寺將之改建為四公尺高的鋼筋水泥燈台,現列為內門八景之一。「七星墜地」位於觀亭村臺3號公路旁,觀光局特將臺3號公路最後一站「休憩服務區」設於此。

七星塔

內門紫竹寺從建廟之時,就發生了許多傳奇而感人的故事;茲再錄一則更感人的故事,民國92年八月間,紫竹寺正籌備在整修事宜,忽有花蓮大理商善信楊宗和先生,由花蓮專程而來,表示要捐贈巨石供造景,兩座大理石材時價近百萬,楊宗和先生定居於花蓮,經營大理石商務,與紫竹寺素昧平生,亦從未曾到過內門鄉,亦未事先聯絡卻遠道前來捐獻,誠為觀音佛祖靈感之功。紫竹寺管理委員會分別鐫刻「紫竹生春」、「普濟眾生」安置於廟埕廣場入口處,主任委員黃承城、副主任委員郭章期並撰寫碑誌以記其事。
紫竹生春碑誌:
本寺創建於清雍正十一年,其後幾度修茸,於民國五十八年重建,歷時十九載,耗資數千萬元,而有今日壯麗宏偉之廟貌。猶憶重建當時,寺內存款僅四十餘萬元,實無法與重建經費相比。斯時承城添列重建會主任委員,並未主動向外界募捐,然而捐款源源而來,經費從未短缺,此實四方善信受觀音佛祖感召捐獻之功也。自民國八十九年起,本寺獲選承辦台灣地區十二項大型地方節慶三月份宋江陣活動,並蒙交通部觀光局補助經費,擴建廟埕表演舞台等相關設施,花蓮善信楊宗和先生特捐贈巨石供造景。兩座大理石材時價近百萬,楊宗和先生與本寺素昧平生,卻遠道來捐獻,誠為觀音佛祖靈感之功,茲值鐫刻紫竹生春之際,特書數語以為誌。

普濟眾生碑誌:
本寺供奉觀音佛祖神像,為郭氏族親元興公於清康熙三十五年,自福建省泉州府德化縣五穀溪故里,奉請渡海來臺灣,定居於羅漢門番仔路。元興公將觀音佛祖安奉於自家廳堂,其後佛祖時常在各庄頭顯現神蹟,至清雍正十年間,佛祖香爐竟不翼而飛至現紫竹寺址之樹杈間,經請回後翌日仍然飛至同一地點,如此反復三次,庄人咸認為佛祖靈感,事聞於駐漢內門之臺灣縣丞葉文炳,乃倡議於該處建築寺院,郭家獻佛供奉,庄民共同出建寺,內門紫竹寺於焉誕生。寺址為蓮花穴吉地,自此本寺即廣受羅漢內、外門及鄰近地區信眾膜拜,遂成為鄉人之信仰中心。茲值花蓮善信楊宗和先生捐巨石,鐫刻普濟眾生之際,特書數以為誌。

佛祖靈感石商獻石